您当前的位置: 万博manbetx登录手机版媒体网 > 人物聚焦

国内 人物聚焦
乐视集团创始人贾跃亭
发布时间:1476889142 来源:

■特约记者 刘霁


贾跃亭很喜欢唱《野子》。这首歌唱出了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创业者的心声——不畏艰难,迎风奔跑,大风让他们心荡。

当然,不太看好他们的人还有另外一种解释:互联网老板们之所以都喜欢这首歌,因为里面有一句歌词是——“吹呀吹呀”。这也是乐视最为外人所争议的地方:炮轰苹果和友商背后,乐视激进的模式和它背后的风险。

而有关它“疯狂”的最新注解是:“超越特斯拉。”4月20日,在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中央舞台,当缓缓行驶了50米的乐视超级汽车“LeSEE”自动归位演示完毕。那一刻,贾跃亭突然沉默,泪湿眼眶。

看起来,已经迈入不惑之年的贾跃亭仍要不停地向外界解惑:这个在汽车领域吵闹叫嚣的新闯入者究竟有几把刷子?乐视“吹过的牛”能否实现?从乐视网到乐视影业,再到电视、手机和超级汽车,描绘了一个以“平台+内容+终端+应用”四环相扣的生态背后,贾跃亭究竟要下一盘怎样的棋?


通信起家

贾跃亭的出生地山西,是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地方。乐视刚崭露头角时,贾跃亭曾被外界冠以“煤老板”、“富二代”的标签。

贾跃亭曾多次否认,称因为坊间对他个人背景的猜测,导致公司被误解,甚至被质疑。其实自己只是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家庭,而从事互联网行业,是为了圆自己的梦想。

公开资料显示,1995年9月,大学毕业的贾跃亭在老家山西省垣曲县地方税务局任网络技术管理员,工作不到一年便辞职离开。随后,贾跃亭担任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公司总经理,在此期间,贾跃亭还尝试办过一所计算机培训学校。

直到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贾跃亭了解了“基站配套设备”,开始了他早年创业的一次关键转折。在一次饭桌上,他对电信行业有了一定了解,当时中国电信业异军突起,基站蓄电池市场空白。贾跃亭看到了其中的商业前景,这一年,他在山西注册了自己的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但他的这次创业在朋友看来,行业门槛太高、太过冒险,劝他放弃。不过,事后证明,贾跃亭赌对了市场,花了不到1年时间,拿到了当地一家运营商大半的份额。在随后的2003年,他又创建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即新加坡主板上市的西伯尔科技的前身。

2007年西伯尔上市后,时任西伯尔执行董事潘良曾对媒体表示,西伯尔已在全国400多个场所实现网络覆盖,其中包括北京火车站、中国大饭店等,“只要中国每天都在盖楼,我们的业务就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这似乎已经展现出了贾跃亭的功力。

而西伯尔招股书也显示,到2006年,西伯尔与中国联通合作的业务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75.5%,其通过中国联通在7省份(北京、山西、广东、贵州、浙江、河南、河北)建立了90多个分销方案办公室。

正是凭借西伯尔上市时募资超过2亿元,为贾跃亭的“乐视梦”积累了资本基础。


二次创业

拿下运营商不小的市场份额后,贾跃亭把公司迁到北京,认识了现任乐视网COO的刘弘。对3G时代的共同判断,令二人一拍即合。贾跃亭开始了二次创业,在北京紫竹院附近租了一幢公寓,打算开始做手机视频的生意。

刘弘曾评价,贾跃亭是个有着破釜沉舟魄力的人,“当他想做什么事的时候,能够抛下自己过去所有的荣辱成败,从零开始。”

不过,当时的贾跃亭和刘弘迟迟没能等来3G,后来只好把目光转向PC视频,在2004年成立了乐视网。和当时的土豆、优酷、酷6烧钱融资圈用户的做法相比,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网在视频行业低调得多。

乐视最早的VOD视频网站,主要做联通和电信的VOD点播业务,采取全站收费、频道收费和单片收费的三种方式进行盈利,这让它不同于其他视频网站基本上是免费,并依靠广告的盈利模式。

直到2010年8月乐视网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时,它还饱受质疑。其中一个质疑是:乐视在中国视频网站行业排名连“前十”都不到的地位,却获取了超乎前十名视频网站地位的广告收入,2009年达到了惊人的3700万元。

一位如今早已在互联网风投领域风生水起的投资人曾在微博上说,“一个排名十七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一片质疑声中的乐视,最终还是成功上市了。

此后,可以看到的是,贾跃亭对乐视的纵向产业链布局中,包括了视频网站乐视网、影视发行和投资的乐视影业、红酒电商网酒网、终端乐视盒子和乐视电视,以及通信设备等。

然而,随着国内视频行业的正版化,版权价格一再攀高,乐视版权分销收入难以为继。如何通过流量驱动广告收入,在资本与股价的压力下,贾跃亭希望找到更多触达用户的路径,也不得不开始了一系列资本运作与高调的造势。


冒险家的两次哽咽

从最初的视频、影业,到电视、手机,再到体育、金融、汽车……贾跃亭正在不断扩张乐视的边界,同时也透露出乐视对于资金的饥渴。

尤其在2014年,在震荡的股市与充满不确定的传闻中,贾跃亭进行多次大规模减持和股权质押,且流连国外不归,这一度令乐视的前景蒙上一层未知的阴影。

直到2015年4月,远离公众视线快10个月的贾跃亭终于再次亮相。当被在场记者问到“这段时间感觉最艰难的是什么”时,他首先对着在场媒体指着自己的身体右侧说,“我打了四个洞,还要继续做放疗”,并多次用“命运多舛”一词来形容乐视和自己的命运。

他称自己就像“拿着一个长矛冲出去的堂吉诃德”,过去一年遭受了各种攻击,包括竞争对手的攻击、各种负面的非议、内部的管理问题以及个人身体病痛。当他情绪有些激动地说“我相信即使没有我了,这个团队依然能够实现我们的生态”时,哽咽落泪。

而一年后,在相同的地点,贾跃亭看着乐视超级汽车“LeSEE”自动归位时,又一次难以自抑,泪湿眼眶。“没人比我更了解它背后所经历的坎坷、风波甚至磨难。在很多质疑、不解和嘲笑当中,今天,它还是来了!”贾跃亭说。

在两度哽咽背后,不难看出,乐视是一家有着贾跃亭强烈个人烙印的企业,也承载了他在智能电动汽车、电视、影视等多个领域的梦想和野心。


“蒙眼狂奔”

从视频网站做起,贾跃亭一路“蒙眼狂奔”,到现在横跨内容和硬件,孵化出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影业、乐视智能移动四只独角兽,做到3000亿市值的乐视生态。对贾跃亭来说,最难的挑战在哪里?

在不久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贾跃亭回应说: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和互联网应用这五个要素当中,每个要素对乐视生态都非常重要,乐视希望在每一个环节都能够做到极致,这五大要素再产生化学反应,能够打造一个持续不断提供新价值的生态系统。但是这种模式在过去上百年的工业时代和传统互联网时代下,其实是完全相反的。原来讲的是专业化分工,大家各司其职,在一个领域做深做透;但是乐视把很多的产业融为一体。

“这种模式压力是非常巨大的,包括对整个战略规划的压力、组织规划的压力、团队执行力的压力、资源整合的压力、资金流的压力都是非常大的。所以这种真正的生态型的创新需要在每一个方面都把它做到极致,而不能依靠单点。”贾跃亭说。

他称,企业发展初期是讲究长板理论,只要把长项发挥到极致,就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公司,但是对生态型的公司来说是两个理论都得结合起来,长板理论和木桶理论,就是必须得有很长的长板,同时又不能有短板,希望每一个板块都足够的强大,并且每个板块之间能够形成跨界。


上一篇:人物聚焦-完 下一篇:文化践行者 黄冠杰


文章排行榜
万博manbetx登录手机版媒体网 (www.gxmtw.cn)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桂B2-20060044  Copyright © 2013 万博manbetx登录手机版媒体网 版权所有